挖掘机被法院查封后失踪一年多 法院称在调查

  2014年3月,原告撤诉,钱林根向法院要回自己的挖掘机,却意外发现挖掘机已经“丢了”。直到今年6月,他才收到迟来的“解封民事裁定书”。如今,挖掘机丢失已有一年多,灵璧法院的回应仍是“正在调查”。

  “160万元的挖掘机,怎么能说丢就丢呢?”虽时隔一年多,但提起此事,钱林根仍气愤不已。

  钱林根告诉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记者,学习挖掘机技术2008年他来到宿州市灵璧县朝阳镇,在那里的九顶山采石场承包了一条生产线。在与采石场签订合同后,他便开始购置设备投入生产。

  “采石场的开采证是2013年3月9日到期,学习挖掘机技术后来我与采石场负责人在后期承包费等相关费用的结算上,学习挖掘机技术出现了纠纷。”按照钱林根的说法,九顶山采石厂负责人要求他及时缴纳罚金28万元和归还欠款25万,可他对这两笔钱有异议,不愿支付。于是2014年1月2日,他被采石场负责人告上了法庭。为让钱林根支付钱款,灵璧法院应九顶山采石厂负责人的申请,将钱林根在采石厂的一些财产进行查封。

  “当时法院将生产线上的机器都查封了,包括一台挖掘机,单是购买这台挖掘机就花掉我160多万。”钱林根说,被查封后,挖掘机所带来的业务也随即停止,查封后的挖掘机,由灵璧县法院放在了九顶山采石厂负责人家的院子里。

  2个多月后,事情出现了转机。九顶山采石厂突然向法院提出了撤诉申请。对此,灵璧法院认为,原告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依法应给予支持。于是,2014年3月26日,灵璧法院下达民事裁定书,告知准予原告撤诉。

  这一结果,让钱林根看到了希望。于是他找到法院,申请归还被查封的挖掘机,并要求法院下达解封裁定书。然而等待了几个月后,钱林根还是没有看到法院有归还的意思。直到2014年8月份,钱林根再次来到法院,意外地发现,原本被查封并放置挖掘机的采石场负责人家院子里,早已不见了挖掘机的踪影。

  记者在钱林根手上的两份民事裁定书上看到,2014年1月2日,他的挖掘机的确被法院查封了,同年3月26日,九顶山采石厂撤回起诉。

  那么,挖掘机到底去哪儿了?钱林根说,他为此特意查阅相关法律要求,原告申请法院查封自己财产的时候,必须提供相应的担保抵押。于是,他找到法院询问原告担保抵押的情况。

  钱林根告诉记者,九顶山采石厂担保抵押物是其中一位负责人儿子的房产证,但法院的工作人员告诉钱林根,撤诉后原告担保抵押的东西,已经被他们拿走了。

  “挖掘机没还给我,对方的抵押担保竟然也没有了?”钱林根说,更让他想不通的是,解封裁定书也一直没下达。在钱林根的一再要求下,直到今年6月3日,钱林根才收到灵璧法院下达的解封民事裁定书。

  在这份灵璧法院下达落款日期为2015年6月3日的裁定书上记者看到,明确裁定解除对被告钱林根所有的挖掘机、房屋等物品的查封。尽管如此,但钱林根说,时至今日他仍没见到自己的挖掘机,也没有得到法院任何退还挖掘机的回应。

  对此,灵璧法院一位信访接待员解释称,如果已经解除查封,即查封已失去法律效力,挖掘机应该归还。但他同时表示,此案并不是他主审的,对详情不是很了解。由于案件较复杂,法院还在继续调查处理中。

  而律师叶振东则认为,被保全查扣的挖掘机应交由法院或第三方保管,而不应由原告保管。按照律师的说法,法院在原告撤诉后就应当及时下达解封裁定书以及归还查封物品,但灵璧县人民法院却在近一年之后才下达解封裁定书,不仅如此,至今也没有归还被查封物品,法院的这种行为存在过错。律师建议,当事人钱林根可以据此向法院索赔。(市场星报)

本文由岳阳市中控挖掘机有限公司发布于技术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挖掘机被法院查封后失踪一年多 法院称在调查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